三五中文 > 都市小说 > 祁家小女好旺夫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公主我惯的1
    “奶,我脸一直都是这样的,可能是最近天气干燥有些火气脸肿了。”吴双干巴巴地笑着说。她可不能让奶知道自己在外头偷吃了。

    吴婆婆眯着眼睛一副要把吴双吃的样子缓缓问道:“当真?”

    吴双点头一副无害的表情说道:“奶我怎么可能回骗你呢,你可是我的亲奶。对了,奶,我和那小公子的亲事你说的怎么样了?”

    吴婆婆放开吴双一副鄙夷的眼神看着吴双说道:“就你那样子还想入小公子的眼?”

    吴双走过去挽着吴婆婆的手臂撒着娇说道:“奶,我可是你的亲孙女,你怎么瞧不起你亲孙女?你孙女我怎么就配不上小公子了。”

    吴婆婆冷哼一声说道:“你也不看看你娘是个什么货色,还有你爹一副断命的相,我可不敢把你介绍给小公子,介绍过去谁知道你会不会安分。”

    吴双的手悄悄握拳,她不明白同样为奶的儿子儿媳为什么奶那么看不惯自己这一房,爹在的时候奶看不起,爹不在了,奶还是看不起。而且娘为什么这样还不是奶做的好事吗?为什么现在要怪她娘。

    吴婆婆见吴双没什么太大的情绪接着说道:“吴双啊你跟着你娘就没沾染那股不安分的东西?你卖的药最多我知道,只是你这药为什么卖这么多你真当老婆子我不知道吗?你们心里那些小九九啊我都清楚。”

    吴双在心里冷哼:是吗?

    但表面还是一副温顺的表情说道:“那奶你准备给我说个怎样的婚事?你看我也老大不小了该说亲了。”

    吴婆婆看也不看吴双说道:“你还早着呢,而且人家那原配都还没死了,你急什么。”

    吴双心里一惊声音带着一丝颤抖说道:“奶,你说的是谁啊?”

    吴婆婆看着吴双说道:“当然是林家那小子了,你看林家秀才还有钱你嫁过去当继室不亏。”

    吴双扯出一抹笑容问吴婆婆说:“奶,你说的林秀才是那个现在都能当我爹的那个林秀才吗?”

    吴婆婆理所应当地说:“是的,你别看林秀才年龄大,你看樊家那老太婆都六十好几了这不是还找到一个秀才嫁了,女人啊目光要放长远些。”

    吴双用完之后瞬间感觉脑子里有个什么断了,呆呆的放开了吴婆婆的手,一步步往屋子里走出。

    回到屋里之后,吴双将门关上慢慢蹲下来无声的哭着,看着在床上养身子的娘轻声说道:“娘,我不想嫁给一个老头,也不想去人家家里当继室,为什么奶做什么都不为我们考虑。”

    “奶,我想吃鸡腿。”一个胖嘟嘟的女孩跑过来抱住吴婆婆大声说道。

    吴婆婆像是看到什么心肝宝贝一样搂着女孩说:“好,我的乖孙女你还想吃什么?”

    “奶。”女孩身后跟着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

    “诶,小公子让你们回来了啦?”吴婆婆看着两个孩子说道。

    吴文点点头说:“是叶儿想要回来,小公子就让我们回来了。”

    吴婆婆顿时像是看宝贝一样看着吴叶说道:“真不愧是奶的乖孙子,你看看小公子多心疼你。诶,那小公子是不是喜欢我们家小叶啊?”

    在屋里的吴双听到吴婆婆的话心里涌起一股委屈和愤怒:为什么吴叶和吴文可以过的这么好,就因为他们是小吴氏的孩子吗?事事先紧着他们,我们就有那么不堪吗?

    白阳城内。

    月铭岚看着看守自己的守卫感到有些头疼,看着看屋里吃好喝好的月雅雅说:“月雅雅是不是你泄露消息的?”

    月雅雅白了月铭岚一眼说道:“我来白阳城这么久都没看到有人要抓我,你一来就来人抓了,这说明什么这说明是冲着你来的,跟我没有半点关系。再说了,这点侍卫你怕什么?之前在王宫戒备那么森严还不是三番两次给你跑了。”

    “那不一样,”月铭岚说道,“兰婷现在还等着我去找,我要是在不去找,出事了这么办?”

    月雅雅看着走来走去的哥哥说道:“你别转了,转的我头疼。反正我是打不过,你也别指望我会让左猛帮你,左猛可是最听我话的,我让他不帮他肯定不帮,是吧左猛?”

    左猛坐在桌前帮月雅雅剥瓜子,听到月雅雅喊他抬起头看着月雅雅说道:“公主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嘿嘿。”

    月铭岚看着左猛这死心塌地的样子就知道想要出去就得靠自己。

    月雅雅也不想嫂子就这么没了,对左猛说:“左猛这今天你探查到什么没有?”

    左猛一边剥着瓜子一边说道:“每日的餐点是他们最松懈的时候,尤其是靠左边窗子的那边吃饭的时候都没有守着,要是想溜出去的话趁他们吃早饭的时候跑比较合适。”

    月铭岚看着左猛夸赞道:“雅雅你这夫婿看着人是长的五大三粗的,但心眼还是蛮细的。”

    月雅雅一脸自豪地说道:“那可不,你也不看看是谁的夫婿,左猛我不吃瓜子了,吃多了嘴疼,你剥那个葡萄。”

    左猛立马停下剥瓜子的动作,把剥好的瓜子和月雅雅没吃完的瓜子收起来放在一边,剥起了葡萄。一个个小小的葡萄在左猛宽厚粗糙的手里看着各位的小。

    左猛对月雅雅说:“公主你先喝点水,葡萄马上剥好了。”

    月雅雅点点头,吃着身边的枣对月铭岚说道:“哥,风奕这里的东西可多可好吃了,比王宫的东西好吃多了,就是这葡萄吃着没有王宫那吃的甜。”

    月铭岚看着躺在自从进来后嘴就没停过的月雅雅扶额说道:“雅雅你注意些,左猛可是四秋的大将军可被你弄点双手不能在舞刀弄枪了。”

    月雅雅挑眉一脸自豪地看着“弱不禁风”的月铭岚说道:“你以为左猛是你吗?看着就瘦瘦的跟没给你饭吃一样,对了,王兄你要是把嫂子救出来就跟我说一声,我跟左猛出去看看嫂子。”

    “别了,你们就安心待在这吧。我先出去转转。”月铭岚不想在看到这眼睛的疼的一幕说道。

    月雅雅一头雾水问左猛说:“左猛,我王兄这是怎么了,这几天每天都吃去转悠,那些人也不让他去那就在这过道里走去的有什么好玩的?”

    左猛皱着眉头看着月雅雅说道:“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见不到樊姑娘心里烦?”

    月雅雅心想也有这个可能,坐起来摸着下巴想想说:“左猛你确定每天早上跑能跑出去?”

    左猛点点头说:“我在这逛了三天,每日到饭点的时候左边的都没有人去守。”

    “那左边是住了什么人吗?”月雅雅说道。

    左猛摇摇头说:“我也不知道,不过公主你还是别去那里看了,那里的守卫虽然最松可那里住的人给我感觉很危险。”

    月雅雅听左猛这么说便知道那里面住的人左猛对付起来很吃力便打消了去那看的念头。她可不想左猛受伤,受伤了心疼的可是自己。

    左猛看着月雅雅好像不开心的样子说道:“公主我带你去其他地方玩。”

    “我们能出去吗?”月雅雅好奇地说道。虽然自己爱吃,可一想到自己这是被囚禁了顿时吃的心情都没有多少了。

    左猛点点头说:“包在左猛的身上,左猛可是四秋的第一勇士带着公主出去没有难度。”

    月雅雅里面点点头说道:“那我们出去玩玩,让王兄一个人待在这里,让他不带我去看搜子。”

    “公主我们为什么不自己去?”左猛站起来拿东西擦擦手问道。

    月雅雅摇摇头说:“那可不行,我们要等王兄请我们过去才行,我可是听说在风奕的要矜持。”

    左猛挠挠头不明白为什么,但这并不影响左猛带月雅雅出去玩。左猛走到床边抱起月雅雅,光明正大的走出去了。

    守卫也没有拦着左猛和月雅雅,他们收到的命令就是看住大王子。

    左猛和月雅雅出去之后就遇到了跟知府等人。

    白阳城的知府看着左猛也月雅雅说道:“雅雅公主,左猛将军你们怎么在这?”

    月雅雅一愣,随后看着知府傲气地说:“你是谁啊?本公主为什么要回答你的话。”

    知府笑了笑也没是月雅雅怎么样只是抱着月雅雅的左猛一脸笑意地说:“看来左猛将军还是听进了本官的话。”

    左猛点点头说:“知府大人,我就不像你道谢了,公主在我怀里我不便行礼,下次有时候左猛必带着重礼登门拜访。”

    月雅雅看左猛和知府这么亲近鼓着脸拉了拉左猛的领子说:“这人是谁啊?”

    “他是白阳城的知府,三年前我和三王子来的时候就是这位大人接待的我们。”左猛说道。

    闻言月雅雅仔细看了看知府说道:“哦。”随后便靠在左猛的肩上玩着衣服的配饰。

    知府看着冷若远说:“若远贤侄你怎么不和左猛将军叙叙旧?”

    冷若远看着左猛说道:“左猛将军和三年前比起来多了一丝人性。”

    左猛一愣挠挠头说:“这还得多谢冷小公子,要不是当初你的一番话我也不会去改掉那些坏毛病。也就不会被公主看上了。”

    月雅雅听到之后眼珠子转了转:这些人和三年前的左猛认识?当初母妃知道自己选择左猛当夫婿的时候心情不是很好,看着自己的神情都不对。难道三年的左猛和现在的左猛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月雅雅很好奇看着知府和冷若远说道:“三年前的左猛怎么了?”

    冷若远摇摇头笑着说:“公主何必在意三年前的左猛?如今的左猛对公主不好吗?”

    月雅雅皱着眉头看着冷若远一年前她不喜欢这个男人现在依旧不喜欢这个男人,语气有些不好地说道:“和你有什么关系,你跟一年前一样让人讨厌。哼。”说完扭过头去不去看几日。

    一旁的大婶看到月雅雅这么说顿时脾气就上来了,挽了挽袖子说道:“你这公主怎么说话的?这可是我们风奕,不是你们那什么什么国。这是我们的知府大人和冷公子你这么一副没教养的样子是怎么回事?”

    月雅雅听得一头雾水,这大婶说话的速度太快了月雅雅没怎么听明白,但这看着这大婶的架势就知道这大婶再说自己的坏话。从小到大还没受过委屈的月雅雅当然没给大婶好脸色看:“你说什么呢?你这人的嘴怎么那么坏,你,你……”气坏的月雅雅想不起什么骂人的话。

    抱着月雅雅的左猛阴沉着一张脸看着大婶说道:“公主这样是我惯的,而且就算在那么风奕,我们四秋的公主还是公主也不是你这样的妇人能欺辱的。”

    月雅雅没听懂的话不代表左猛没听懂。

    那大婶被左猛吓到了不敢在说什么,冷若远向前一步走说道:“雅雅公主也不什么小气之人。不知在下做了什么让雅雅公主这么气愤?”

    月雅雅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只是觉得冷若远很讨厌。

    小茶山。

    祁筱筱看着天色说道:“那位夫人还没离开吗?”

    晓画摇摇头给祁筱筱填茶说道:“那位夫人在院子里坐着,说什么都不愿意离开,现在木一正在那陪着她。”

    祁筱筱放下笔淡淡地说:“晓画,你先去问问娘这人要怎么解决要是随着她的话,那便让她在哪坐着。若是娘想让她离开,让管家出面将人请走。”

    “是,少夫人。”晓画说道。

    等晓画走后,祁筱筱打开书,只见里头夹着一封信。祁筱筱打开信封看了看,看完之后叹口气说:“也不知道月铭岚这会是不是该回去了,要是不回去这妹妹不带回来还好,带回来樊家的麻烦事又多了。”

    王玉芝听老管家说邱立娘还在院子里待着淡淡地说:“管家,把人带到邱姨娘之前住的地方。她要是想看,那便让她看个够。”

    “夫人。”晓画走进来。

    王玉芝看着晓画说:“怎么了?”

    “少夫人问那夫人怎么办?”晓画说道。

    “这事你去跟少夫人让她不要管了,我让老管家去会这女人。”王玉芝说道。

    “是。夫人。”晓画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