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有灵游戏 > 第一章:现实版林中小屋
    “207,208,209……”

    几个门牌号逐一在灰色的视野当中略过,萧默的脚步停在了210那扇看似平静的门前。

    七年前,还在就读安县第一高中的萧默染上了怪病,他的眼睛在一夜之间突然分辨不出色彩,只余下深度的灰。

    家人曾带着萧默遍访群医,却连病因都查不出来,直至今日,他早已习惯了眼中五彩不明的世界,也学会了微笑去面对。

    酒店长廊的尽头,房卡在萧默白皙的手掌中前递,双眼莫名有些刺痛,他只以为是旅途疲劳,用另一只手轻轻揉了两下。

    “滴!”门锁响应,萧默推开房门,刚侧身进入,一个黑影猛地扑了过来,狠狠地撞上了萧默的肩膀。萧默的身体不受控制地靠在了门上,肩胛酸痛不已,锁门声和那人疯狂的低吼同时在耳边响起。

    “砰!”

    “放我出去!”

    萧默震惊地看着面前这个同他身高齐平,偏瘦,衣衫不整,面容扭曲的年轻人,搞不懂这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将要入住的酒店房间?莫非是之前的客人还没退房,工作人员的操作失误?

    不大的单人大床房,风格大众,只开了一盏侧灯,萧默绕过那年轻人的身影,竟发现他身后还有三人!

    一个戴眼镜的姑娘抱着电脑包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一个穿格子衬衫的青年,眼神飘忽且不安;最奇怪的是躺在床上的那人,连头都被盖住了,唯一露在外头的一只脚上系有脚链,应该是个女孩!

    小小的210,三男二女,萧默自己再也找不到任何合理的解释,便轻声开口询问了句:“你们是?”

    “为什么打不开?为什么?你们为什么要这样对我!唔!”

    之前撞萧默的其实还是个大男孩,在疯狂地拧动门把手无果后,便倚在厕所门边抱头痛哭,情绪相当失控!

    此时萧默也意识到不对劲,门居然打不开,他立马也尝试了一番,除了“咔哒咔哒”的声响,房门竟纹丝不动,像是被焊死在了墙里!

    “喂!有人嘛?我们被困住了,麻烦帮我们开一下门!”

    萧默开始呼救,以期被服务生或者路过的房客听见,这时另一个男人用颤抖的声音阻止道:“别浪费力气了,菲菲是不会让我们走的,除非我们将那个杀人凶手给除掉,否则她的冤魂是不会安息的!”

    “冤魂!杀人凶手!菲菲……”面对如此爆炸的信息,萧默整个人如坠冰窖,转身再看向床上时,他明白了为什么那个女孩的脸要被蒙住,也许隐藏在下面的,会是一张面目狰狞的遗容!

    “我不是故意的!不关我的事!是她约我出来的,我只想要个女朋友!”在格子衫男说要除掉杀人凶手时,原本就已痛哭的大男孩更加激动了起来,不停地用头磕碰墙壁发出令人牙酸的“咚”响,单薄的身体缩成一团抽搐扭动,活像一只垂死挣扎的蠕虫!

    床上的是死者,而想逃走的男孩看上去是凶手,萧默情不自禁地远离门边,又不敢靠近尸体,只能挨着看起来正常一点的眼镜妹站立。

    萧默掏出手机看了一眼,果然没有信号。

    “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谁能告诉我?”

    “如果只是单纯地卷入了一场凶杀案现场,格子衫男看上去是知情者,而五官清秀的男孩则是凶手,那眼镜妹又是什么角色?为什么房门会打不开手机会没信号?”

    由于长年生活在灰色的世界里,萧默养成了略显孤僻却极其沉稳的性格,遇事不乱,善于思考,但是在这间房子里发生的一切已然超乎了寻常认知,他能做到的也只有强迫自己去冷静应对。

    “我不太清楚,我和他们都不认识,原本只是参加一个计算机考试在这里住一晚,结果一进来就看到他们在。门怎么也打不开,窗户砸不烂,手机信号似乎受到某种因素的干扰,叫人也没有回应,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也许真像他说的那样!”

    眼镜妹交代了一下自己的来历,并用手指了指格子衫男,她的头始终歪着,不敢面向床的方向。

    “你也是210的房客?可以给我看一下你的房卡嘛?”

    萧默感觉自己找到了一个关键点,语速较快地问道。

    眼镜妹没有犹豫,立刻从衣服外兜里掏出一张房卡,萧默也拿出自己的进行对比,发现竟然完全一致,连编码都一数不差!

    就在萧默惊讶之际,一只筋脉明显的手伸了过来,手里赫然持有第三张房卡!

    萧默看了格子衫男一眼,他不安地解释道:“是菲菲的,她背着我和那个小白脸偷情,九点多的时候突然给我发来信息说救命,然后分享了位置。等我来的时候菲菲已经死了,他们在玩一些情趣道具,又喝了酒,她是被活活勒死的!”

    “女子偷情小三,醉酒玩道具,却意外被小三勒死!”

    这样的狗血剧情在浏览器推送的噱头新闻上倒是时常出现,醉酒的人本就神志不清醒,再加上那个男孩貌似精神也有些问题,才会酿成这出令人啼笑皆非的惨剧!

    可是三张210的房卡同时出现,房间门被锁,窗户被做手脚,手机信号受干扰,能制造这些条件的估计也就只有这家酒店的老板或者内部员工,难道是他们当中有一个变态,要模仿电锯惊魂才把他们囚禁于此?

    “会不会是这家酒店的人干的?”萧默直接提出了自己的大胆猜想,准备群策群力,格子衫男却用力摇头道:“不可能!你见过无坚不摧的墙壁和门窗嘛?之前我们用各种手段都无法造成一丁点破损,这还不算,最可怕的是……”

    说到这,格子衫男的瞳孔突然放大,双脚朝远离床的墙边挪了两步,而眼镜妹似乎知道他要说什么,恐惧地把头埋进了手腕里。

    “我们看见了菲菲的鬼魂!一道人形的白影!”

    格子衫男说完这两句话,像是费了很大的力气,脸颊的肌肉止不住跳动,眼底的惊魂未定也不似作伪,萧默的心也仿佛被一只大手狠狠地紧了一把!

    尸体!误杀!出现鬼魂的灵异事件!几波素未谋面的陌生人!

    萧默一时之间陷入了沉默,实在搞不清楚其中的线索关联,思考了一会儿,他鼓起勇气决定去查看一下那具尸体,因为无论是命案和鬼魂皆由她而起,答案理所当然也藏在她的身上。

    捏了一把手心的冷汗,萧默扭过头,看向素白的床铺,上面一具女人的凹凸形状被勾勒出来,正当他想抬脚走过去时,毛骨悚然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一个白色的泛着亮光的影子顺着床头柜,如蛇一般游进了卫生间的墙壁上,然后延伸出一双手,一点一点地朝靠在门边的大男孩抓去!

    “小心!”萧默本能地叫喊提醒,男孩却根本反应不过来,那双虚幻的手用力一扯,竟能拽住男孩的手臂拉进卫生间!

    “啊!救我救我!”男孩发出绝望的救助,萧默第一时间跑去抱住男孩的双腿,一边同那未知的存在拔河一边对另外两人喊道:“快来帮忙!”

    格子衫男畏惧地退缩了,反倒是眼镜妹迟疑了片刻后,扔下电脑包咬着牙冲过去和萧默一起搭救男孩。

    男孩的上半身被拖进卫生间,同时一个阴影出现在了卫生间的门后,一下又一下关着门夹撞男孩的腰部,男孩一直发出痛苦的呻吟!

    局面就这样僵持了一两分钟,萧默突然死马当活马医一拳砸向了那个阴影!

    “嘭!”阴影退散,卫生间的门“吱呀”打开,男孩摸着受伤的腰肋,侧趴在冰冷的地面,双目失神。

    萧默一面提防着卫生间的墙壁,生怕未知再袭,一面扶起男孩,手碰触他的后颈时,感觉到一股深深的寒意。

    “喂,你还好吧?”萧默见男孩的表情有些呆滞,忙掐他的人中。不知是灯光问题还是其他,萧默觉得男孩被袭击后,眼睛里的光暗了不少。

    “你们神经病嘛!让菲菲杀了他也许我们就能出去了!”之前袖手旁观的格子衫男愤怒地指责道。

    “我,我没有杀人!求求你相信我!是她自己勒住自己的!”

    恢复了一点精神的男孩紧紧地抓着萧默的袖口,泪眼朦胧,虚弱辩解。

    经过刚才亲眼目睹男孩遭遇类似鬼魂的袭击,萧默不得不相信自己真的闯入了一个未知的领域。

    男孩说是死者自己勒住了自己,如果正常情况下当然不可采信,但要是有鬼魂作祟,那么就另当别论,无法一口咬死男孩就是凶手。

    “大家先冷静一下!”萧默扫视了一圈,沉声道:“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一部电影—《林中小屋》,剧情和我们目前的情况极其相似。这个场所可能是被专门打造的,甚至那个鬼魂都是,而幕后黑手操纵着一切,是为了拿我们当试验品以达到某种不可告人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