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有灵游戏 > 第九章:无正鬼婆
    看着眼前如梦似幻的一切,萧默的世界观再次被颠覆,身体能折叠的杜晓眉;力大无穷的王宏;最为酷炫灵符使得跟魔法似的石欣雨,他们都已远远超出了正常人的范畴,堪比影视剧里的超能力者!

    打斗场面血腥激烈,萧默除了在一旁看的瑟瑟发抖,真的不敢有半点轻举妄动。

    最后那个黑衬衣男孩出现时,萧默十分震惊,因为他又是一个“熟人”,洛辉!

    只见洛辉伸手从那血婴身上掏了一捧鲜血,然后扭头就走,毫不迟疑,临走前萧默看见他脑门上的灵力数值,不是昨天的2,而是11!

    “我去!别跑!”

    石欣雨一面控制玄光灵符收集杜晓眉身上剩余的灵血,一面被洛辉的强盗行径气得直跺脚,同时心里也充满了疑惑,为什么他能够徒手夺走灵血而不被反噬?

    “默哥,你可别发呆了!”

    沉寂了有一会儿的无君开口道:“这灵血可是好东西!是三度以上灵者去世后所凝聚的灵力血髓,一滴就能让普通人脱胎换骨,延年益寿!我刚才趁他们打架,早早地派出附身灵埋伏,也裹了几颗灵血回来,你快把所有灵力都输入魂塔,这灵儿子吃饱了有点想造反!”

    “你疯了!”

    萧默听了当即在心里骂了一句,却还是及时把灵力传进口袋里的魂塔,不忘教育道:“东西再好也得有命贪,要是被她发现了,我们岂不是死定了!”

    “放,放心吧!”

    无君像是在极力操控魂塔,有点吃力道:“我好歹是件三度灵宝,而且魂塔的一大功能就是隐匿魂息,那女的发现不了。可惜这灵血杂质太多,不能用来孝敬默哥你,倒是能给我解解馋,还有便宜这灵儿子了!”

    “不会被发现那就好!”

    萧默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虽说此时身处险境,但同样富贵险中求,能神不知鬼不觉地占点便宜再好不过,只是他如今陷在这灵气节点中,不消除灵源是无法脱困的,也不知道出去时姐姐萧莹还在不在等他?

    “呼!”

    从隧道里带来一阵强风,在这处平行世界站点,荧幕告示牌上奇形的符号疯狂变动起来,空气中的灵能在震荡。

    一辆车头带有“36”雪白数字的地铁到站,停在了萧默的面前,车门紧闭,长长的车厢空无一人,寂静无声!

    “那是灵力奖励,上一次只有9,还是新人里罕见的难度,这次居然直接达到了一度的顶峰值!”

    萧默暗自心惊,见石欣雨招回玄光灵符,走到身体剧烈抽搐着的杜晓眉身边,他也跟了过去,同时警惕周围动静!

    当初强行夺取并吸收灵血,杜晓眉的身体就因为不兼容而引发了异变,否则何至于这般不伦不类,如今被抽去了灵血,她就像是失去了氧气的鱼,扑腾了几下,目光逐渐涣散……

    石欣雨不想救她,也救不了她,与其活着被带回去见师傅,倒不如死了解脱,弯下腰在她身上搜了一遍,在衣兜里找出一个淡青符包和一枚情侣银戒。

    符包是灵符师用于存储灵符之物,需要特定的手法才能够开启,幸亏这杜晓眉没有从她害死的那位门人那儿逼问出来,不然有一包灵符在手,可要比现在难对付的多!

    灵血追回大半,足以在师傅那里交代,还得了一位同门的符包充私,石欣雨的心情稍微好转,转身想和萧默说些什么,却突然发现他身后,不知何时站了一个身材佝偻的蓝衣背影!

    “呆姐,你在看什么?”

    萧默顿时背脊发凉,脖子僵硬,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看不出石欣雨的视线偏移,以及那双美眸之中的忌惮!

    “嘘,别转身!”

    石欣雨第一眼还没认出那玩意,表面看上去只是个穿着土气的七旬老太的背影,直到它眨眼功夫瞬移至王宏的尸体跟前,带着尸体凭空消失,石欣雨才回想起一种罕见异灵的介绍!

    “无正鬼婆!无论从哪个角度,你都只能看见它的背面,掌握着微弱的空间之力,神出鬼没,难觅踪迹,灵符中唯有六道锁空符能够轻易克制住它!”

    “没想到这次的灵源会是如此稀有的异灵,灵力奖励也是36的级别,随时可能突破到二度,这不应该啊!”

    石欣雨觉得这其中一定是有着什么隐藏因素的影响,比如说那个不怕灵血反噬、战技诡异的男孩,以及正站在她面前强装镇定的萧默!

    “好了,它暂时离开了,你叫萧默是吧,今年多大?第几次进入灵气节点?”

    石欣雨问的心不在焉,环顾周遭一圈,示意萧默边走边聊,两人绕过杜晓眉惨不忍睹的尸骸,往地铁出站口走去。

    “22了,第二次来这种地方。”

    萧默尽量平稳自己的呼吸,目光掠过墙壁上的人头海报,总感觉那双大眼睛一直在瞪着自己!

    这个灵气节点中的地铁站与现实世界一般无差,只是隔绝了一切的普通之人。

    刚才在底下灵气结界闭合,导致光线被削弱,上来后就正常起来,空旷的人行通道亮堂,两边店铺的热食还冒着烟气。

    石欣雨走进一家甜品店,无人招呼,便随手拿了一个草莓口味的奶油杯子蛋糕,见“小跟班”萧默紧张兮兮的表情,她舔了一口奶油拍着胸脯说道:“你运气好,碰到你呆姐,灵气节点我熟得跟自己家一样,很快就会带你出去了!”

    “额!”

    萧默听了内心无语,他已经偷偷问过无君刚才是什么东西在他背后,得到的答案是“无正鬼婆”,一种尤其难对付的异灵,也是此灵气节点的灵源,石欣雨却拿哄小孩的那套来糊弄他,好在是出于好心想安抚自己这个萌新的不安情绪。

    看石欣雨吃的美滋滋,动作惬意且熟练,真把异灵潜藏、危机四伏的灵气节点当自家客厅,萧默不由为她的心大捏了一把汗。

    不过人家也的确有资本,死去的王宏说过石欣雨是灵符大师欧阳肃的关门弟子,有背景的人通常都有底牌,目前跟紧她抱大腿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

    而且,石欣雨真的很美,萧默由于性情自闭,和异性接触很少,身边的漂亮女孩要么是一眼之缘的路人,要么是影视剧里的女明星,看她贴着玻璃橱窗,素颜的侧脸灵光涌动,明晰动人,再联想起那一抹幽香体味,萧默不禁微微失神!

    可就在这一个恍惚间,萧默突然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束缚感,耳边无君略带焦急的示警声随即响起:“默哥,你被盯上了!”

    与此同时,过道的拐角,一个蓝布衣、浑身上下充满死气的老太婆背影出现在了萧默的眼底,只看一眼就令他遍体生寒!

    “呆姐!救我!”

    萧默努力想要张开嘴巴呼救,可是空气中有种力量禁锢了他的身体,他只能于心底呐喊,肢体僵硬,眼睁睁地看着无正鬼婆如鬼片里的幽灵闪动逼近!

    危机时刻,魂塔之中的无君也没袖手旁观,第一时间释放出吸食了灵血的附身灵,一张泛着红光的魂面从萧默的口袋里跃出,然后像一条逆流而上的鱼艰难游动,挡在了他的身前。

    “无生……”

    无正鬼婆口念“无生”,声音中带着一股焦灼,萧默不明白那是什么意思,只觉得无正鬼婆的背影每靠近一点,他周围的压强就会加大一倍,全身上下都在承受着空间的挤压,这是一股强大的封镇之力,牢牢覆盖在这一方领域!

    附身灵替萧默挡下了绝大部分的正面压力,却很快面容扭曲,几近分裂!

    而就在一旁店铺里的石欣雨像是毫无察觉,顾自觅食,只是眉间含着一丝强忍的痛苦!

    “嘭!”

    一柄花纹繁复的木剑刺来,剑尖离萧默门面三尺,与无正鬼婆的力量发生碰撞,像是刺破了一只大皮球,诡异的气息外涌,附身灵化作灵光钻回魂塔,萧默如释捆缚,惯性地向后跌坐在地,狼狈粗喘!

    “萧默,你怎么了?”

    后知后觉的石欣雨扶起一身酸痛不已的萧默,无正鬼婆还在,一名手持木剑的青年龙行虎步,追着那道邪乎的背影连斩几剑,明明是对准了,却总是落到空处。

    几剑下来,无正鬼婆毫发不伤,倒是那青年累的汗如雨下,倒不是他体力不支,而是鬼婆的力量在作用,使得他臂上犹如挂坠着几十斤的重物,换作寻常人早就累趴下了!

    石欣雨才恍然是无正鬼婆袭击了萧默,若非有这第三人出手,只怕她一回头就已看不见萧默人了!

    前一秒还说要带人家出去,下一秒连人家遇险都察觉不到,要不是刚才催动本命灵符的副作用,石欣雨越想越气,右手食指轻点眉心,然后快速掷出一张电纹灵符,一道电流蜿蜒走地,带着火花逼近无正鬼婆!

    无正鬼婆再次利用空间之力微微挪移,躲过灵符电流,那电流却在它附近炸开,形成一片电网,击中正身。

    青年见机横扫一剑,古朴的木剑也大有不凡之处,挥使间水汽缭绕,在萧默眼中浓郁的灵光附着其上。

    这一剑配合石欣雨的司雷灵符,总算没有被无正鬼婆躲过,木剑看似无锋,却在鬼婆的蓝衣上划出一道深深的口子,内里不见血肉,只有一只只漆黑的虫豸流出,被周围的空间吞噬,鬼婆随即拂袖隐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