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有灵游戏 > 第六十九章:六度灵宝(二更)
    “咕咕!咕咕!”

    黑暗中的森林,没有一丝静谧可言,时不时地就会响起某种野兽的痛苦嚎叫,像是在互相厮杀,就连往日温良的斑鸠叫声,现在听起来也如同摧魂魔音,分外刺耳!

    已经有不少感染动物盯上了这辆停在森林边缘且充满着血肉生机的列车,不过目前还没有出现什么大型猛兽,最多是一些爬虫、小鸟之类的在徒劳地冲撞着玻璃,害的靠近窗户的旅客都提心吊胆,坐不能安!

    “她就是灵者嘛?看上去好漂亮,皮肤头发真好,我也想成为灵者!”

    “听说5车厢遇到怪物袭击了,没电视里的那么大,但是也吃了好些人,要不是有灵者在,我们就都死定了!”

    “这树居然长这么大!这里的空气和别的地方也完全不一样,好清爽!你们说是不是因为有什么灵气的存在,我们多吸几口会不会也进化成灵者!”

    “我觉得,按照小说套路,必须要杀死怪物才能获得超能力,或许那些灵者都是这么来的,杀的怪物越多就越强!你看那个异世界叫‘灵界’,而拥有异能的那些人叫‘灵者’,你敢说这其中没有任何关联?”

    “有可能啊,还是兄弟你这脑子好使,那些小说没白看,都派上用场了!”

    ……

    对待这次列车事故,不同的人持有不同的看法,绝大多数人还是垂头丧气,焦躁难安的;也有一小部分人认为这可能是个机遇,自己有望在此成为灵者当中的一员,从此过上开挂的生活,在这动荡的时代坐拥无数美女(美男)、财富!

    而且每个车厢的人都忍不住偷偷打量分到他们车厢负责值守的灵者,胆子大的甚至还敢上前递烟搭话,当然灵者们鸟不鸟那是他们的事,反正萧默会和人交流,全是因为他惹上了一个小跟屁虫!

    “师傅!这么巧!你是不是专门来保护我的!”

    被吴令福净化完的5号车厢里,牺牲在上次袭击当中的足有二三十人,即便如今没了妖魔,那些吓破了胆子的乘客也宁愿在别的车厢挤挤,都不愿再回到这个有数十枉死之魂的“晦气”地,因此空了许多。

    萧默看着在他身边雀跃不已的李璇雨,真是有点拿她没办法,可爱又黏人,着实让人不忍心推开。

    “我是懒得挤到后面车厢去,你可别多想,乖乖坐回你自己的位置,我和几个同伴还有任务在身!”

    一听萧默这番不近人情的话,李璇雨毫不客气地翻了个白眼,这时和萧默同组的赵伟林调笑道:“没事萧默,你就跟你的‘小徒弟’好好亲近亲近,由我和老万警戒就行,反正也就一群感染的牲口而已!”

    赵伟林是感念萧默对李彦平的救命之恩,同样也意识到他的与众不同,所以才如此宽容对待,算作结交。

    而李璇雨听到那位灵者大人像是在帮着她说话,别提多感动,小嘴一张便来了一句:“多谢两位英俊帅气的师叔师伯!”

    “哈哈!”

    滑头的模样把几位都逗笑了,连今天尤为情绪低落的洛辉都忍不住多看了活泼开朗的李璇雨几眼。

    而车厢里的其他人见到一个普通人也能和灵者大人们有说有笑的,像是受到了什么鼓舞,也尝试着插起话来。

    “灵,灵者大人!请问收徒有什么标准吗?”

    一个离萧默比较近,大约十五六岁的男孩子满怀期待和紧张地问道。

    萧默瞧了一眼那个眉清目秀、脸上稚气未脱的孩子,友善回答道:“这一次灵者正式走进大家的视野当中,或许在不久之后就会公开从普通人里面选拔人才,其实很早以前就有,只是选的数量不多,信息保密。”

    说到这儿,萧默不由想起许素素,她就是被灵盟暗中挑选成为灵者的。

    “至于标准如何?应该是看天赋,有些人天赋异禀,生来就是成为灵者的好料子!”

    像拥有先天灵根的云苏、红尘相的云旭和,都是难得一见的灵者天才,不过比起萧默这个既万分幸运又十万分倒霉的“天选之子”而言,前二者又都算不了什么。

    “天赋?不是打怪升级吗?我听一个看网文的说的。”

    一个头发锡纸烫的青年质疑道。

    “灵者的灵力,要么通过修炼,要么进入一种特殊的平行空间去获取,只有在那种平行空间里杀死怪物的最后才有灵力奖励,可以直接成为灵者,但那可遇而不可求,像我们平时击杀怪物,除了一具丑陋的尸体,你再也得不到其他任何东西了,所以各位千万不要胡来!”

    相逢一场缘,萧默也不吝啬多告诉这些民众一些事情,好让他们对灵者有个初步的概念。

    “那平行空间在哪里可以找到?”

    “大人都说了可遇不可求,不带耳朵听的吗?”

    “灵者有哪些等级,不知道最强的灵者是谁?”

    ……

    回答了一两个问题,这群人就开始炸了锅,没办法,自从电视台播出了灵界入侵的画面之后,全世界便只剩下这么一个热门话题,那就是“灵者”!

    其中那个询问等级的问题,却是勾起了萧默的疑惑,他原以为灵者最高只有六度,可是在那缕黑暗法则的记忆碎片里,黑袍人却提到了“七度天劫”一词,并且还说那是一个“天大的谎言”,最后又问候了“灵主”一句,这个灵主的霸气称号,让萧默一下子就联想到了那个男人!

    “师傅!你干嘛发呆啊!是不是他们太吵了?我也这么觉得,不如我们换个地方私聊吧!”

    李璇雨见萧默怔神,就轻轻摇了摇他的胳膊,眼珠子在漂亮的眼眶里机灵打转道。

    “没什么,只是在想一些问题,大家安静一下,跟我一起看一下两界通道口的直播。”

    萧默这位灵者一发话,大家伙都像是被禁言了似的,鸦雀无声,随后萧默便拿出云家的玉徽,不避众人地激活灵网投射,反正这节车厢里除了厕所也没什么私密空间,他也的确是心系那处新两界通道的情况,管不了那么多。

    “哇!”

    没见过世面的普通人在见到如同未来高科技的灵网投影时,总免不了发出惊叹,有的则是因为鸣蛇妖王的可怕!

    这次的画面与上车前看到的有所不同,在鸣蛇妖王封锁的区域内,居然有一座类似于火山口的黑色土堆冒出了头,环形巨口里正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妖魔从中喷涌而出,每一波都数以千记,别的火山都是喷岩浆,而这座火山却是在喷妖魔,简直就是一座魔山!

    并且萧默还发觉了两点相似之处,第一,是那座火山口有点像他吸收记忆当中黑袍人跳下去的那座;第二,火山口喷涌妖魔的一幕与今天5号车厢里少年制造的黑斑掉落下妖魔的场景有些相似,只是规模大小不同,这其中,必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一座能源源不断地生出妖魔的魔山逐渐成形,扎根在地球一片郁郁葱葱之间,就宛如一颗恶毒之瘤,而且还在不断地侵蚀转化着周围的土地,犹如可怕毒素在蔓延!

    突然有那么一刻,魔火山停止了妖魔喷发,转而释放出一股冲天黑气,直上云霄,顶到那道天之痕的底下,逐渐汇聚成一朵墨云,形状和云家的伪灵云有点相像,只是邪气凛然!

    随后,在萧默睁大的眼睛当中,一位身披玄黑羽衣,手执骷髅宝典的男人从天而降,携风雷之势,踩墨色邪云,甫一现身,便惹得凶煞四方的鸣蛇妖王俯首称臣,如此一来,羽衣男人的身份昭然若揭,六度顶级异族强者,冥君是也!

    “他也是灵者吗?那条巨蛇竟然是他的宠物!”

    “招气成云!雷电随身!这简直跟神仙一样啊!”

    ……

    比起众人的震惊,萧默的惊讶里面还包含着难以言喻的疑惑,这从灵界声势浩大越界而来的六度异族强者冥君,和他吸收记忆当中的那个黑袍男人竟是同一人!

    之所以说是“人”,那是因为在那段短暂的记忆当中,黑袍男子的确是人,估计是后来跳下火山口自杀,机缘巧合下成了鬼修,可为什么要投靠异族,不应该生是人族人,死是人族鬼吗?莫非这鬼还是个汉奸鬼不成?

    不管萧默的心中如何思绪翻涌,有些隐藏太深的真相,他终究是无法看清的。

    而在那几百公里以外的金陵,犹如天神下凡的冥君俯瞰了一眼脚下的大地,喃喃自语地说了一句,“久违了,故乡!”

    就在冥君现身的那一刻,从高丽海峡,深海之下的那条深邃无比,联通着另一个世界的异端两界通道内,飞出一道白光,像要刺破苍穹一般,到凌云高处又有如流星划过天际!

    冥君立于云端,注视着一个方向,静静地等候了一会儿,便看见那道耀眼的白光极速地冲他飞来,到了近前都没有一丝想要“刹车”的样子。

    “哼!”

    冥君冷哼一声,手中骷髅头坠的宝典任意翻开一页,一只牛头人身、寒甲覆体的阴影巨兽就跃出纸上,挡在冥君身前怒吼成风,却被那道白光一触击碎,巨兽之身散成一股黑气,纠缠住白光,迫使它显出真身。

    那白光竟是一面宝镜,背面五颗彩色宝石围绕着一颗纯白无暇的灵珠飞旋,边缘尽是些看不懂的神异道文,而镜面里则是混沌白芒一片,像是照见了一片虚无!

    紧接着,一个绝色美人自宝镜中走出,眉间一点红朱砂,长发如黑瀑,垂至玉足跟,一袭贴身白纱衣,显出身姿的无限婀娜,再看那如画眉眼,琼鼻居正,薄唇中的那一抹粉,不知能引来多少男人的沉沦!

    “冥君,受五尊之命,斥责你的胆大妄为,这里可是人族的天下!”

    女子不仅貌若仙子,一样有着仙神般的的无情漠然,做不得身下尤物,只能将其高高供起来的那种。

    “呵!你是说我脚下的那些蚂蚁吗?”

    冥君笑出声来,神情轻蔑道:“还是指灵界里那些吃人不吐骨头的伪君子,他们也配做人!哦,我差点忘了,你根本就不知道做人是什么滋味,你不过是那五个老家伙造出来的玩物,啧啧啧,可惜了这副美好姿容,喂饱了一群老狗!”

    “你找死!”

    灵珠镜女怎受得了冥君如此毒舌,当即玉颜起煞,暗中催使本体想要动手。

    “呼!”

    那鸣蛇妖王不知何时绕到了镜女的身下,吐出一口蕴含着炎力法则的妖丹之火,瞬间染红了半边黑天,以五度之躯敢对镜女这件六度灵宝的器灵下黑手,除了其远古血脉的傲气,更多是狗仗人势,仗着主人就在身旁。

    镜女从容不迫地应对,身姿飘然,扭转镜面朝下,白光一照,那熊熊的妖丹之火便被收入镜中,有如泥牛入海,一点反响都没产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