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玄幻小说 > 有灵游戏 > 第八十二章:何为故亲
    种玉鬼骨种的过程,萧默邀请李璇雨观看,他们师徒两修炼的是同一种功法,李璇雨将来必不可免也要接触到鬼骨种。

    鬼骨种,说白了就是以骨之精华养灵,无端生灵即为“鬼”!

    骨头吸收的精华多了,当然会产生质的变化,普通人骨是白骨,稍微受到重击便会折断,当白骨精髓融合,成为铜骨之时,其硬度就堪比金属,可轻松地穿石破木。

    而萧默手上经南姑婆多年培育的玉鬼骨种,非但坚不可摧,而且还附带破灵的属性,之后在乔妮家中又被苦津法师的金身舍利加强,威力都快要赶上鬼骨种中的第三层次琉璃鬼骨种了,即便萧默用它对阵三度灵者,也是不虞它会在战斗中轻易断裂。

    修炼了《鬼骨玄阴经》,外加金舍利吸收灵气恢复成金身形态后,萧默才明白南姑婆为什么那么渴望金舍利。

    那可是四度巅峰灵者的金身骨,若是能作为南姑婆玉鬼骨种的进阶养料,一直往上,炼育出金身鬼骨种来,届时这门功法最强悍的地方就会显现出来,金身鬼骨种也会随着她而大发光彩!

    如今,这一切却都由萧默承接了下来,南姑婆若是泉下有知,估计会死不瞑目吧。

    但强者之路就是这般,掠夺他人资源,不断壮大己身,方能成就非凡!

    将那涂着一层金漆的玉鬼骨种安在自己的背脊处,萧默还是选择依葫芦画瓢,学习南姑婆前辈的战斗风格,背生六骨矛,攻防一体,还能如蜘蛛妖兽一般攀檐走壁,迅捷移动,着实将此物的功效发挥到了一个高度。

    “嗯!”

    脊椎为人体正中,亦是致命的要害之一,玉鬼骨种刚接触到皮肤,再被萧默的灵力激活其中的灵性,它便生出大量细如针丝的骨刺,刺扎进萧默的脊骨之中,令他疼痛难忍!

    异物入侵,鬼骨种没有空间属性,不能在一瞬间钻进萧默的身体里,而是只能生出骨精丝,一点一点地融入进血肉之中,犹如在做一场无麻醉的手术,那滋味可想而知!

    到过程的一半,李璇雨害怕地捂住了眼睛,通过指缝间隙看着那如同一条淡金色白玉体大蜈蚣似的玉鬼骨种挤进萧默的背部,边缘都是泛着鲜红的血肉,虽然因为有灵力作用没有流出血液来,但这如同怪物寄生人体的场面还是让李璇雨觉得好恶心!

    大约半小时过去,萧默背部的皮肤才逐渐愈合,玉鬼骨种已经完全和他融为一体,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不适应是前期的正常现象,任谁的背上多装了个部件也都会膈应上一段时间。

    车内空间不方便萧默试试自己的新招数,于是他便打消了这个念头,穿好衣服。

    “师傅,我以后也要种鬼骨吗?可不可以不种,我怕疼!”

    除了怕疼,李璇雨更多的还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而变成一个怪物。

    萧默心情不错,拭去头上的冷汗,微笑道:“我尊重你的选择,或许等你见识到鬼骨种的好处以后,还会求着我帮你炼制一个也说不定!”

    “略!”

    李璇雨冲萧默吐了吐粉舌,然后继续手捧蒋吉送给萧默的那本《灵者百解》,津津有味地翻看了起来,一如从前的萧默。

    而一旁的萧默则是回复起手机上的消息,两位女颜的关心;爸妈的语音欲言又止,像是知道了些什么。

    翌日中午,四辆房车车不停轮,驶入了江省庐陵市文江县,一个落后的小县城,城里没什么让人仰头都望不到顶的摩天大厦,是萧默自小生活了十九年的故乡,直到他考上大学才离开这里。

    这里有着萧默蹒跚学步、幼儿懵懂、少年青涩、高中抑郁的所有回忆,那时,每当心情不好的时候,他就会骑着单车,去和这座城市交朋友,每一条街道他都走过,每一栋标志性的建筑新生或者毁灭他都亲眼见证!

    可能在外几年,文江发生了许多萧默无从知晓的变化,但是那条回家的路,他依然记得清清楚楚,一点也没变。

    龙华大道,365号,李彦平把车停在了一个路口,路边有个流浪汉领着大包小包,走过时,好奇地打量了一眼从房车里下来的萧默。

    这个流浪汉萧默还认识,城市小,流浪的人以城市为家,睡遍了大街小巷、公园长椅,他们走不了太远,也用不着远行。

    云苏按下车窗,看着邋里邋遢、破衣宽裤的流浪汉,秀眉微皱,对萧默说道:“我们先去附近的酒店休息,等你和父母亲说好了再来找我们。”

    “沿着龙华大道直走,那边有一家棕榈酒店,四星级,县里首富家开的,旁边就是我以前读的第一高中!”

    萧默的语气有些欢快,嘴里说出那些地名时,脑海当中总会跟着浮现出满满当当的记忆,那些过去的人与事。

    云苏觉得奇怪,她感觉萧默回到这个小县城后仿佛一下子幼稚了起来,脸上的喜悦跟个小孩让客人来参观自己家里一样,但她对此也没多想,只是默默记下了萧默说的酒店名。

    一排贼有排面的房车驶离后,萧默环顾了一下四周分外熟悉的场景,然后深呼了一口气,走进了那条家的小巷里。

    上楼梯时数着自己的脚步,楼道里的墙皮比一年前脱的更加厉害,敲响那扇老旧的黄色木门,萧默没敢叫人。

    开门的是个大姑娘,二十五六岁,戴着副厚重的圆框眼镜,五官和萧默老妈年轻时有点像。

    “表姐,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不是在津门市工作嘛?”

    那人正是萧默的表姐杜欣,两人仔细算起来都有四五年没见了,自从她去了津门市念大学,和家里人闹起矛盾,已经好几年春节都没回老家了。

    杜欣在看到许久未见的表弟时,显得有些局促,不太敢跟萧默对视。

    “萧默,你进来说话!”

    屋里的萧拾生突然说话,语气压抑着,听上去像是憋了一肚子火,萧默瞬间有些心虚,冲杜欣尴尬一笑,走进屋内。

    空气中还飘着股饭菜香气,辣椒味十足,萧默的父母坐在一张二手买来的旧沙发里,舅舅舅妈也在饭桌旁,几人似乎刚刚还聊着什么,小吃盘里装着半盘葵瓜子,地上满是瓜子壳皮。

    气氛有些严肃,跟三堂会审似的,萧默随手拿个小板凳老老实实坐在父母跟前,杜欣关上门后走到一旁观望着。

    “长本事了!翅膀硬了是吧!”

    萧拾生开口就是那两句从小听到大的老腔调,小时候每次这话一起,萧默就少不了要挨一顿打,身上的肌肉都已经练成条件反射了。

    “你老实跟我说,你去锡市是不是没有正经工作,而是瞒着我们去当什么灵者和那些妖怪打架!”

    呃,这话萧默怎么听着那么别扭,就好像在质问你是不是逃课去和隔壁老李的胖小子干架了,不愧是土生土长的上看到了那些灵者势力,他们老早就在搜罗人才,你儿子天赋好被看上了,能有什么办法,再说了又不是什么坏事!”

    萧默坦白解释并劝慰道。

    “小默,你爸没说你干坏事,可你也得事先跟家里人透个气,商量商量,我们就只剩下你这么一个儿子了,要是你再出了什么事,你让我和你爸该怎么活啊!”

    杜梅香一边抹着眼泪水,一边动情地哽咽道,她年近五十的人了,半生穷苦操劳命,眼角的鱼尾纹都快堆积成了老年皱纹,这两天又受了些惊吓,晚上整宿睡不着觉,面容愈发憔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