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都市小说 > 庄主夫人要和离 > 第一百八十六章 坐下吃饭
    姜玲珑没睡多久,被梦里一双掐在自己脖子上的骨手惊醒。

    人刚醒,床边橙月一双杏眼就凑上来,“主子惊梦了啊?没事没事,奴婢刚沏了安神茶,给您去倒一杯。”

    听完话,床上人的视线也恰好变得清晰,彻底从噩梦的惊吓中清醒过来。

    “晃儿呢?”

    她刚问出口,就感觉脚边有些动静。

    姜玲珑低头探首,司晃正揪着她睡皱了的裙裾。

    他这是在应声和她打招呼呢。

    孩子脸上依旧没多少神情,看人的眼睛也没什么光彩。有些空洞,望得久了,甚至会觉得阴森。

    姜玲珑和他招了招手,又去望橙月。

    “下午司大人给接回来的。”橙月知道姜玲珑在问什么,斟酌着措辞,“大致情况,他都告诉小世子了。”

    说话的档口,司晃已经走去姜玲珑床头,脑袋是朝着姜玲珑的,但目光却是落在她的枕头上。

    橙月知道司晃没有恶意,但还是对这孩子有些犯怵。尤其是想到那个他背后藏刀的晚上。脚步就不由自主往姜玲珑身侧靠,似要护着她一般。

    姜玲珑倒是面露诧异。

    甚至,是洋溢出一种转瞬被掩藏起的惊喜。

    这是司晃第一次主动守着自己。第一次主动靠近自己。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

    上一次他这般反常,是跟自己去了大营,接着溜去医帐割腕。

    这孩子。

    姜玲珑感到心疼。

    既害怕着自己的母亲,又一切都是为了她。

    “你知道曦妃要被送去迦叶寺吧?”她干脆起身,将司晃抱上床,和她面对面。司晃站在床上,正好与她平视。

    司晃看向姜玲珑,可视线的焦点却落在她身后的帷帐上。

    橙月看了眼他没脱的鞋袜,心疼那一床被子,大冬天的,洗起来不容易。

    就见司晃点了点头。

    “你知道迦叶寺是什么地方吗?”

    孩子再次点头。

    “她做错了事,这你知道吧?”

    良久,他依旧点了头。

    “我没法救她出来的。”姜玲珑轻声细语,但并未像哄司峥那般哄着瞒着,反而直截了当,“我们都要为自己犯下的错,付出代价。”

    “……”司晃动了动嘴,似是呢喃。

    姜玲珑凑近,附耳过去他唇边,“你刚刚说什么?我没听清。”

    “……会死吗?”

    那孩子极其轻微地问她。

    “……会的。”姜玲珑吸了口气,再次肯定道,“很可能会。”

    司晃的小臂在袖子里抽了抽,他低下脑袋,咬了牙,憋得两片轻薄的小唇瓣皱得像片橘子皮。

    半天,他又去揪了揪姜玲珑垂在被子外边的衣袖。

    她便又凑去他唇边。

    “……想看。”他声音呢喃,透着七分的不确定和三分的胆怯,“……想看她。”

    姜玲珑深吸一口,又极轻地将这口气化作叹息。

    “等用了晚膳吧。”她抬手在司晃头上揉了揉,“吃过饭,我带你去。”

    傍晚时分,司贤接了洛齐臻过来,邝毓也从城北归来。

    洛齐臻面色复杂地看着姜玲珑。司贤在洛齐臻后侧,朝她颔首。

    那便是外公什么都知道了。

    “橙月,传膳。”她吩咐完就要过去洛齐臻身边,“外公,您这样两头奔波着实辛苦,不若明日我去营里和您请安?”说着便伸手想挽他去桌案。

    洛齐臻却似不知她的意图般,避开了这双纤手,径自坐去桌案。

    姜玲珑一滞,抿了抿嘴,很快调整情绪。

    “怎么不见父王?”

    “他刚从大营回来,现在在射声殿里。估摸这些天都会一个人呆着。吩咐了我们,莫去打扰。”司贤悄声回答,又轻柔地拍了拍姜玲珑的后脑勺,“过去坐吧。”

    说这话的时候,邝毓披雨戴风地进来了。

    “外边下雨了?”姜玲珑随手拿了面巾给他擦头发。

    “似乎回暖了。”邝毓说着脱了披风挂去衣架上,又关了殿门,将风雨淅沥隔绝在室外。这才乖乖低头,人姜玲珑擦拭自己淌水的头发。“咱们后日启程,可好?”

    姜玲珑想了一会儿,点头,“好。”

    司贤过去桌案,给每个人都倒了茶。

    听医帐的人说,他们人被赶去帐外,因此两人具体说了什么不得而知,但却都见到了,医帐里那个宽厚的剪影在夕照之下向另一个人徐徐垂首跪地。

    摄政王向他的老岳丈下跪了。

    大营里的人也只敢议论至此,再往下猜,可就是妄论不敬之罪了。

    难怪司秦一回来就将自己关去了殿里。

    可洛齐臻此刻的态度,却出乎他的意料。

    若是知道外祖父这般避忌,他也不会邀他入宫共食。

    在给珑儿添堵这件事上,换了旁人他早出手了。可对方是年逾八十的外祖父,两头都心里委屈,他就是想和稀泥,对方也未必领情。

    邝毓一入座就察觉到殿里微妙的气氛。

    他自然不太痛快。

    老人家既然不待见,那干嘛还来吃饭。姜玲珑去牵了司晃,让他坐在自己身边,准备一同用膳。

    五人围坐,空气刚有一息的凝固,就被橙月从外打破。

    端着菜案的宫女鱼贯进来,殿门大开,外面的雨声越发磅礴,大风卷了雨水往殿内猛灌,直到宫女们再次出去,从外带上了殿门。

    翠峦殿重新安静下来。

    “大家都累了一天,快用膳吧。”姜玲珑说着要去替洛齐臻盛汤。

    “你歇着。”洛齐臻率先拿起自己的汤碗,“我自己来。”

    “哦,好。”姜玲珑没说什么,便坐下,等他盛汤起筷。

    洛齐臻盛了半碗汤。

    坐下后,又面无表情地拿起了公筷,要去夹菜。

    橙月的起立时椅子短促的拖曳声和邝毓的置筷声同时响起。

    “奴婢失礼,奴婢不懂规矩,和主子们同桌。”橙月急忙要撤去边上侍膳。

    这老人家,面有愠色不说,中午还喜气洋洋和大伙儿一道用餐,根本不在意用不用公筷。刚才不要主子盛汤,又故意起了公筷,分明是有意摆谱,刁难。

    “不用。”姜玲珑在邝毓发火前先出声喊了橙月,“坐下吃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