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五中文 > 都市小说 > 快穿炮灰女配又要逆袭了 > 第四百四十一章 婚如暖阳33
    姚安程一听到这话,立刻想出去给这人一拳头。

    谁么叫做“可以给彩礼”?这种听起来施舍的话是怎么说出口的呢?

    不过,姚安程还是很好的克制住了自己的冲动。

    他想听听余晚是怎么回答的。

    “可以给彩礼吖?”

    余晚的声音听不出来生气,反而倒是很开心似的。

    陈俊立刻点头:“对,我可以给你彩礼。”

    “噢?那你打算给多少呢?”

    “我……我可以给你三万。”

    “啧啧——”

    余晚的嘴角带着一抹冷笑,眼底更是没了一丝的温度,她看着这个宿主付出生命的男人,心里生出一股子怨气。

    这种人怎么能配的上一个年轻女孩子的一条命!

    不过,余晚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

    “三万真多啊!只不过……姚安程给我的彩礼是你的n倍,我为什么要放弃他选择你啊?”

    余晚轻哼一声,问道:“难不成你这三万比别人的百万都还贵重?”

    “余晚!”陈俊突然大吼一声。

    余晚挑起眉梢,冷着脸道:“陈俊,你不要吼我,现在的我脾气可不怎么好。”

    以前的宿主是个包子,只要陈俊发脾气,她会立刻低头认错。

    可现在的余晚属于你不要惹我,我都有可能收拾你的类型,更不要说你跑来招惹了。

    她不吃陈俊这一套。

    再说,陈俊怎么看都有点孱弱,实在让余晚这个战斗型的ai没有丝毫好感。

    哪怕是小叶子也比陈俊魁梧。

    小叶子:“……”

    陈俊大概是没想到余晚会这么回答,毕竟这个认识十年的女人,什么时候都是跟在他的身后,像是个小尾巴一样,他说东她绝不会往西。

    “晚晚。”陈俊调整了下自己语气,说道:“你也不想想,人家有钱人凭什么会花那么多钱娶你?那个姚安程是有钱,可他是克妻命啊!在你之前,跟他订婚的三个女人都死了!难道你想成第四个?”

    “陈俊,我倒是不知道你还相信这些?”

    余晚盯着路灯下站着的陈俊,道:“不过……我收了人家那么多彩礼,那就算真的死了,那也比嫁给你强。起码我还能为我爸妈留点钱财!”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势力了?”陈俊露出痛心疾首的表情,道:“这么说,我们十年的感情真的结束了?”

    这个女人连死亡都不害怕,陈俊不知道应该再说什么才能改变她的决定。

    “十年感情,不过这十年都是余晚付出。其实要是真较真,你还真是没什么损失。”

    余晚跟陈俊说话越多,越是替宿主可惜,道:“陈俊,你要是没有别的事情,那就别挡着我了,我要回家了。”

    陈俊:“……”

    “噢,对了。”余晚走了两步转身,道:“从今天开始,我们彼此就拉黑吧。我不想我先生不开心。”

    “余晚!你还没结婚!”陈俊怒吼一声。

    余晚则是淡笑一声,不温不火的说道:“快了!”

    一阵冷风吹过,余晚已经消失在了夜色之中。

    陈俊恨得咬牙切齿,一拳头狠狠砸在了路灯上。

    而在他疼的鬼哭狼嚎的时候,一道身影低调的上了路边停着的轿车。

    ……

    姚安程的嘴角一直挂着笑,甚至连他素来清冷的眼睛都有了温度。

    直到他到了姚宅,付伟看到满面春风的姚安程差点以为自己看错了。

    姚安程自从母亲去世后,就一直没有笑过,他的身上从来都是阴郁的样子。

    今天这是怎么了?

    姚刚看到儿子突然回来,好奇问道:“怎么现在回来了?”

    “怎么?父亲不希望我回来?”姚安程脸上的笑容淡了几分。

    “那倒不是,只不过刚才约了你舅舅。”

    因为今天刚和余家订婚,姚刚想着姚安程不会回来,所以约了范维新过来商量下儿子婚礼的事情。

    没想到姚安程却偏偏回来了。

    “在父亲眼里,范维新比我这个儿子还要重要!”

    “别胡说!我约你舅舅也是想商量下你和余晚的婚事。”

    一听这个回答,姚安程更是生气,道:“我和余晚结婚关他什么事?用得着和他商量?”

    姚刚暗暗叹了一口气,道:“安程,我打算在你结婚后就把姚家的生意交给你。你的婚礼是个很好的机会去认识一些人脉,也可以让大家认识你。”

    “呵呵。”

    姚安程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只不过他可不觉得范维新愿意:“你觉得范维新愿意把自己手里的东西给我?”

    “安程!你这就是小人之心了。”姚刚觉得自己儿子真的把人想得太恶劣了,道:“你母亲出事后,咱们家都靠着你舅舅呢,他要是有别的想法,还至于等到今天?”

    姚刚也不是傻子,在用范维新之前也是试探了很多次。

    每一次对范维新的考验,他都没有让姚刚失望,所以现在姚刚才把姚家大部分生意都交给了范维新。

    “那就看看喽。”姚安程才不相信范维新那么单纯。

    姚安程无法理解父亲,以前他也是个精明狡猾的人,但是在母亲去世后,姚刚好像越来越容易被人左右。

    甚至是他的婚事,前几天姚刚还带他去和余晚相亲,可是转头姚刚就持反对态度。

    这种左右摇摆的态度,也是让姚安程越来越不喜欢和姚刚沟通的原因。

    父子二人各怀心思,没一会儿范维新到了。

    “姐夫。安程来了?”

    范维新走路都带着风,总是显得匆忙,他坐下后身边跟着的阿豪对佣人说道:“给范先生做点吃的吧,范总忙到现在一口饭没吃。”

    姚刚一听立刻命令佣人去准备饭菜。

    “维新,这么晚了怎么不吃饭呢?”

    “姐夫,最近公司事情比较多。”

    范维新拿起桌上的茶水喝了一口,直接切入主题:“您刚才说要商量安程的婚礼?这就定下来了?”

    “怎么?你不希望我定下来?”姚安程冷声问道。

    范维新怔了怔笑道:“安程,我怎么可能不希望?你也看到了,我现在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巴不得你快点结婚接管姚家,这样我就可以退休了呢。”